返回聯盟首頁 | 共產黨員網

【收起】 【展開】

縣區先鋒網站:

濉溪縣 | 相山區 |  杜集區 | 烈山區

歡迎訪問淮北先鋒網,今天是
淮北先鋒網 > 本市要聞

山水淮北無限美——我市堅持生態優先綠色發展榮獲中華環境優秀獎

[ 字體: 發布時間:2019年11月15日 10時36分47秒 稿源:淮北新聞網 ]

11月14日,第十屆中華環境獎頒獎典禮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當市委副書記、市長戴啟遠捧起那座沉甸甸的獎杯時,一組組鏡頭記錄下了這令人激動和無比感懷的高光時刻。

生態興,則文明興。作為安徽省唯一獲此殊榮的城市,我市面對煤炭資源枯竭,生態環境惡化,深入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堅定不移走好生態優先綠色發展之路,因地制宜搞好采煤塌陷區國土空間生態修復,奮力打造資源枯竭地區經濟轉型發展樣板區,城市環境魅力日益彰顯,發展潛力加速釋放,城鄉居民享受到了綠色發展帶來的“生態紅利”。

敢為人先誓將“黑傷疤”治好

由山、水、林、田、湖、草組成的生命共同體,誰為核心?淮北的選擇是,水。

遠處波光粼粼,近處楊柳依依,湖邊草地上,孩子們三五成群,盡情地奔跑、歡笑……這是在我市南湖國家城市濕地公園經常可以看到的景象。許多外地人不知道的是,這個“東西南北都有景”的市民休閑好去處,在過去竟是“臟亂差黑”的采煤塌陷區。南湖“地球傷疤”變身生態寶庫,是煤城淮北華麗蝶變的一個生動縮影。

我市自1960年建市以來,在為國家發展提供大量煤炭資源、推動經濟社會快速發展的同時,也付出了慘重代價,城市周邊遍布20余處大小不一的采煤塌陷區,土地資源銳減、生態環境破壞嚴重、臟亂差現象突出,城市可持續發展嚴重受限。

面對塌陷之殤,淮北人民沒有被困難嚇倒,而是充分尊重自然和經濟規律,數十年如一日,一張藍圖繪到底,一代接著一代干,久久為功,誓將采煤帶來的“黑傷疤”治好。

從上世紀80年代起,我市就在全國率先開展了采煤塌陷區綜合治理工作,并逐步探索提出了“三大類型、六種模式”的采煤塌陷區治理經驗,被全國各煤炭城市推廣借鑒。

三大類型,即塌陷地復墾種植類型、塌陷地復墾基建類型和塌陷區深水面養殖類型;六種模式,即多層煤回采深層塌陷區水產養殖復墾模式、淺層塌陷區復墾造地種植復墾模式、煤矸石充填塌陷坑造地用于基建遷村復墾模式、粉煤灰充填塌陷區復土營造人工林復墾模式、深淺交錯尚未穩定塌陷區魚鴨混養果蔬間作復墾模式、利用大水面塌陷區發展網箱養魚和興建水上公園重建礦區生態環境的復墾模式。

截至目前,全市共治理采煤塌陷地18.67萬畝,總投資150億元,搬遷村莊275個,實現十多萬失地農民再就業,安置近20萬搬遷群眾,被聯合國人居署譽為“土地再生的奇跡!”

回應群眾期盼加快“擁湖發展”

綠金湖位于我市生態走廊帶的核心區,是西部老城與東部新城的中間銜接帶,治理前為閘河煤田采煤塌陷區。該區域塌陷程度深淺不一,深達六七米,淺則半米多。治理前塌陷區內污水橫流,房屋倒塌,道路橋梁斷裂,生態環境遭受嚴重破壞,土地處于荒廢或半荒廢狀態,是名符其實的城市“黑傷疤”。實施綠金湖治理是淮北人多年的夢想與期盼。

民之所愿,政之所向。綠金湖治理項目是國土資源部、財政部批準的國家級礦山地質環境治理重點項目的二、三期工程,總治理規模3.61萬畝,總投資22.2498億元。為打造城市亮點工程,發揮治理效益,市委、市政府舉全市之力把綠金湖打造成以城市綠心為主題,集生態修復、資源保護、科學研究、旅游休閑為一體的綠金中央公園。把綠金湖治理作為連接淮北老城與新城的樞紐工程,作為生態保護和謀劃建設“湖文化”國家級旅游休閑度假區的核心工程全力推進。

為最大程度地優化資源配置,節約建設成本,發揮綜合效益,在工程實施中,著重實施以下六項創新:實施超前式治理,探索塌陷區治理的“千金方”;突出多規合一,調準生態治理的“定盤星”;創新融資方式,破解資金不足的“金鑰匙”;突出統籌推進,吹響兵團作戰的“沖鋒號”;創新拆遷補償方式,讓群眾吃下“定心丸”;創新管理方式,提升效率的“加速器”。同時,定期對各項工作進展情況進行調度,確保各環節有序推進,大大提升了工作效率。

綜合治理廢棄土地重獲新生

我市持續探索采煤塌陷區綜合治理新方法不斷取得新突破,復墾整地、填充造地、生態修地等創新舉措的實踐,不僅有效增加了耕地面積,拓展了發展空間,優化了生態環境,更促進了土地資源循環、高效利用,實現了經濟、社會、生態效益有機統一。

復墾整地讓農業生產煥發“新活力”。我市在塌陷地治理上,始終遵循耕地優先的原則,實行因地制宜,綜合治理。對塌陷深度兩米以內的區域復墾為耕地,塌陷深度大于兩米的區域復墾為養殖水面。

填充造地讓廢棄土地展現“新價值”。提起占地3000余畝的溫哥華城小區,市民都知道那是采煤塌陷區填充造地的杰作。20層高的淮北礦業大廈建造前,因采煤塌陷,地質條件相對脆弱,無法承載高層建筑。我市采用注漿充填方式進行超前治理,徹底解決了采煤塌陷地不能建設高層建筑的難題,大幅拓寬了塌陷地的利用范圍。

已經完成治理的碳谷湖、南湖及綠金湖,就是對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的生動實踐。特別是治理后的綠金湖,將周邊的碳谷湖、南湖、相湖、龍河、岱河等城市水系全線貫通,“一帶雙城三青山、六湖九河十八灣”的城市特色空間格局初步形成,大大改善了我市的自然環境。城市生態環境的改善,不僅壯大了生態旅游產業,更吸引了恒大、萬達、綠地等知名企業來淮投資興業,加快了城市轉型崛起步伐。

持之以恒石質山地綠意盎然

開門即見綠,醒來聽鳥鳴。漫步在相山公園,樹木郁郁蔥蔥,空氣清新自然,幽幽小道清風拂面,讓人流連忘返。而誰能想到這樣一座被市民稱為“母親山”的山體是一座被列為不宜植樹造林的石質山。

石質山,灰白色,由于立地條件差、造林困難、投資成本高,作為非宜林地而未納入造林綠化范疇。這樣的石灰巖山地,淮北有19.8萬畝。

如何荒山變青山?經過反復實踐,一套“七步造林法”被淮北人摸索出來,石質山造林成活率提高到95%。“炸穴挖坑、客土回填、壯苗栽植、多級提水、培大土堆、覆蓋地膜、修魚鱗坑”,看似簡單的7個步驟,每一步都要付出許多人力、財力和精力。

沒有土,咋辦?錘砸釬鑿、爆破炸穴,然后肩挑手提、運土回填。經過幾代人的接力,淮北累計綠化荒山13萬余畝,栽植各類苗木1100多萬株,石質山由灰變綠。

漸漸地,翠綠的側柏在西山綿延成片;茂盛的刺槐、合歡在相山舒展枝葉;東部新城的連片山丘上,石縫間新植的樹苗抽出新枝,從山腳到山頂,一直延伸開去。樹活了,不容易,得護。看看周啟峰,這個身影孤單的護林員,每天用雙腳丈量著30多里的山路。

10年來,他用雙腳踏遍了林區數萬畝的溝溝坎坎,記錄下了10多萬字的巡山日記,如今,依然在路上。

在淮北,還有許多周啟峰,他們沒有驚人的言語,只有積極的行動,為的是美麗的家園。

2017年6月4日央視新聞頻道“新聞直播間”欄目,以《來之不易的綠水青山》為題,直播報道了相山公園裸巖造林,荒山變綠洲的綠色奇跡。

從相山綠化到東部山場綠化,淮北在被稱為“不毛之地”、樹木生長禁區的石質山上植樹造林,創造了“綠色奇跡”。如今,淮北20萬畝的石質山披上了綠裝,躋身全國綠化模范城市,獲得安徽省“石質山造林突出貢獻獎”。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