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聯盟首頁 | 共產黨員網

【收起】 【展開】

縣區先鋒網站:

濉溪縣 | 相山區 |  杜集區 | 烈山區

歡迎訪問淮北先鋒網,今天是
淮北先鋒網 > 最美支部書記

老支書的為民情——記烈山區宋疃鎮和村社區黨支部原書記劉長禮

[ 字體: 發布時間:2016年05月20日 10時57分00秒 稿源: ]

首席記者 王守明

     他,曾在支部書記的崗位上一干就是32年,帶領村民披荊斬棘走上了致富路。他,退休不褪色,時時刻刻關心關注著村里的改革與發展。他,年逾古稀仍干勁不減,與時俱進開拓創新再創新業。他,就是烈山區宋疃鎮和村社區黨支部原書記劉長禮。

部隊轉業年輕有為的好干部

     思路清晰精神矍鑠,說話做事有條不紊,是劉長禮給記者的最大印象。

     1960年,劉長禮報名參軍,在福建前線海軍某部服役。彼時的劉長禮,年輕有為,敢闖敢干,在部隊業績突出,曾兩次榮立三等功。

     1968年,劉長禮從部隊轉業榮歸故里,干起了村黨支部書記一職。

     和村的經果林產業歷史有名,解放前就有千畝梨園。上世紀六十年代,劉長禮帶領村民又發展了桃園和桑園近千畝,百姓在兩千畝經果林產業上嘗到了甜頭。1976年,劉長禮聽說政策鼓勵種棉花,他又帶領村民大干特干,千畝棉田換來13萬斤大米的獎勵,在當時名震一時。

不怕困難辛勤耕耘的“老黃牛”

     勤勤懇懇、踏實苦干,為帶領村民發家致富嘔心瀝血,劉長禮就像一頭辛勤耕耘的“老黃牛”。

     輝煌一時之后,八、九十年代的和村,也走上了一麥一豆的傳統道路,百姓的生活不再像以前那么富裕。“窮則思變”,劉長禮又開始琢磨新點子,如何帶領百姓發家致富成了劉長禮最迫切要解決的事。

     1992年,我市行政區劃調整,和村由濉溪縣劃歸烈山區管轄。也就是同年,中央發出大力發展高效農業的號召,劉長禮仿佛又感受到了政策的“春風”。為了更新觀念,政府部門帶著村干部,六安、鄭州、北京、煙臺,行程數千公里,外面的改變讓劉長禮嘆為觀止。

     經過村民一番討論之后,劉長禮帶領的和村一班人認為,既然有果樹種植基礎,就要繼續發展經果林產業。經過一番外出考察,確定從煙臺引進的蘋果適合和村的實際,可以推廣。

     糧田改果園,首先要過得就是百姓的“觀念關”。包產到戶后,一麥一豆讓百姓實現了溫飽,大家不愿意再冒險。改果園的消息一傳出,村里立刻像炸了鍋。甚至有村里的女同志帶著幾個年幼的孩子找劉長禮又哭又叫破口大罵:“我們一家老小就靠這點地吃飯,你要是讓我們吃不飽,你也別想過安穩日子。我們堅決反對麥田改果園。”諸如此類的情景,劉長禮經歷了不止一回。

     但劉長禮是鐵了心要干,這點小困難根本動搖不了他的決心。“觀念是最大的攔路虎。”為此,劉長禮先是召集黨員和教師等先進分子組成宣傳隊,挨家挨戶做工作。宣傳隊的說教,聽得進去的有之,拒之門外的也常見,更有甚者直接把宣傳隊員罵出門。

     “一招不靈,再來一招。”劉長禮認為,如果讓百姓切實看到實惠,他們也許會跟著自己干。一咬牙一跺腳,劉長禮決定,村里報銷車票,讓1300戶村民到碭山參觀。最終,剛剛收獲的碭山梨終于打動了百姓的心。

     觀念改變了,勞力不愁了,但卻缺技術。村里原來有兩個技術員,但他們的能力已經不能適應新形勢要求。為了解決這一難題,劉長禮大年初一帶著兩個技術員,冒雪踏上了去煙臺的列車,他們的執著精神打動了當地農業部門的負責同志,決定給和村派駐一個老技術員,這一住就是五年。

     最后讓劉長禮徹夜難眠的是錢的問題。引進樹苗花費資金近百萬元,盡管市里有撥款,百姓有集資,但還是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最后,劉長禮找朋友、找戰友,東挪西借,終于湊齊了這筆款項。“特別是到第三年的時候,百姓家里的余糧吃完了,果樹剛剛長成還未掛果,我真怕百姓砍掉果樹再種麥子,那之前所有的心血就白費了。”說起當時的情形,劉長禮心有余悸。“每家發六袋面粉,說啥都要保住馬上就要見效益的蘋果樹。”劉長禮在村干部會議上的話擲地有聲。

     有人說劉長禮就像一個“賭徒”,他是在拿全村百姓的命根子做賭注。但事實證明,劉長禮看似是孤注一擲,其實是胸有成竹。要不是他的大刀破斧,就不會有和村后來的迅速崛起和百姓的幸福生活。

     “天道酬勤,付出終有回報。”1998年,和村蘋果喜獲豐收,兩三百萬斤的產量讓百姓樂得合不攏嘴。自此,和村蘋果成了興業富民的大產業。

一心為民敢想敢干的“老支書”

     經過果農的辛勤悉心栽培,現在和村年產優質蘋果2200萬斤,直接經濟收入4400多萬元,人均純收入超萬元。和村蘋果因價格優、品種全、個頭大、汁水多、口感好而備受消費者歡迎和青睞,每年上門收購的客商絡繹不絕,眾多采摘愛好者更是慕名而來,蘋果遠銷南京、上海、武漢等大中城市,和村已經成為遠近聞名的水果之鄉。

     經過二十多年的發展,和村的果樹樹齡已近極限,這兩年如果不及時更新品種,和村蘋果能否繼續之前的“傳奇”,還是個未知數。

     換什么品種?誰第一個帶頭?萬一試驗失敗損失怎么辦?現任和村黨總支書記李居全,又遇到了二十年前劉長禮遇到的問題:大家都不愿意冒險。“不行我先來,我這一輩子啥大風大浪沒見過,大不了賠點錢嘛。”已逾古稀之年的劉長禮又做出了一個常人不能理解的決定,帶頭砍掉自家的蘋果樹,當時甚至有人認為,這老頭一定是“瘋了”。

     外人不理解也就罷了,讓劉長禮直撓頭的是全家親戚朋友沒一個支持的,兒子更是跟他吵了起來。但是,這個固執的老頭認為對的事情,九頭牛都拉不回來。外出考察,將家搬到果園,七十多歲老人的執著精神,最終還是打動了家人。老伴幫他整理果園,兒子投資購買蘋果苗,現如今劉長禮的新果園,已是規模初顯。

     “老果樹馬上就面臨更新換代,但百姓誰都不愿意第一個‘吃螃蟹’。希望能通過我的實踐摸索,能給村民提供一些可供借鑒的好經驗,也不枉村民對我的一番信任。”說起帶頭更新蘋果樹品種的故事,已逾古稀之年的劉長禮深有感觸地說。“等我八十歲時,我的新果園產值估計能達到十萬元,到時我就可以光榮退休了。”說起未來,劉長禮躊躇滿志。

友情鏈接